首頁 > 歷史

書畫市場:古字畫的造假類型

書畫市場:古字畫的造假類型
?
張大千仿石濤八大山人山水 保利2010秋拍 成交價336萬元
1 . 蘇州片子
李志超先生對蘇州片子有個評價,他在《古舊字畫鑒別法》一文中說:
蘇州片子有很好的,清朝的收藏家,有的誤認為是宋畫,用上

原標題:書畫市場:古字畫的造假類型

書畫市場:古字畫的造假類型

?

張大千仿石濤八大山人山水 保利2010秋拍 成交價336萬元

1 . 蘇州片子

李志超先生對蘇州片子有個評價,他在《古舊字畫鑒別法》一文中說:

蘇州片子有很好的,清朝的收藏家,有的誤認為是宋畫,用上自己的收藏印并刻在書上,后人發現后認為笑話。

其實這并不是笑話,這說明畫蘇州片子的人的確有不少高手,因為他們也是一輩子畫畫,怎么就不及前人呢。不過時代風格不同就是了。

我們鑒別時應注意是否蘇州片子,如確是蘇州片子,畫的又很好,技法有可吸取處,雖然是假畫卻不失為好畫。筆者喜歡青綠山水,但在用青綠方面總搞不好,后來特意買了一幅蘇州片形為作的趙伯駒青綠山水,仔細研究后,發現用青綠色時,極勻極薄而又厚的感覺,又發現它薄的方法就是調色時所用膠水的濃度要合適,使膠水的濃度剛剛貼著在絹上,剛剛蓋住底色就夠了。

要是調的顏色很濃厚,畫時和用石灰抹墻似的,就覺得庸俗不堪,這點是我從蘇州片子上體會出來的。當然這樣好的作品在蘇州片子中是少數(見1982年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《美術論集》第一集)。

近代蘇州片子還有人專寫王文治一人的字體,其他人的字體不寫。這個作偽人由于掌握了王文治用筆的方法和特點,信手寫來,即也有幾分相似。

有些人自己準備舊紙舊絹,專請此人寫王文治的字,流傳于世的有舊綾本、花絹本和各種紙本的大字橫額和大幅、小幅字條、字對、字卷、字冊等,都未經過裝裱。

2 . 河南造

大約在明末清初時,河南開封地區有人專做假的唐宋元名家書法,不造畫。如唐代顏真卿、柳公權,宋代蘇軾、黃庭堅、米芾、蔡襄。

河南造有顯著的地方特點,做假的水平和技巧都很低。所用的材料有以下幾種:宋代蘇軾行書《仙人篇》卷(故宮博物院舊藏)、宋代邵雍行書屏四條、唐代顏真卿大字楷書屏八條均為河南特產的棉紙;宋代黃庭堅《此君軒詩》卷、米芾行書《玩月詩》卷(均為故宮博物院藏)粉箋紙操后染色,然后才寫上字,以后又加染了一層顏色;宋代朱熹行書卷(故宮博物院舊藏)是用有蠟光的紙,先寫上字以后再加顏色,然后再行揉折,因而紙面和墨跡上都有較白的傷痕;元代鮮于樞草書卷(故宮博物院舊藏)為細絹本,是先染顏色后才寫字的。另外還有粗絹本的假書卷。

不論從墨色、印章或質地等各個方面看,河南造都表現出地域性造假的特點,因此只要有一般鑒定常識的人,都能看得出來。

3.湖南造

大約從清代康熙起至道光時期在湖南長沙偽造了一批書畫,名頭多是明末清初的所謂“節烈名人”,或不常見的冷名書畫家,如楊繼盛、楊漣、周順昌、史可法等,很少有著名的書畫家。從裝潢形式來說,畫幅、畫條、字對等都有。

湖南造的質地特殊,既不用紙,也不用絹,大多數是綾本,少數是緞本,畫面結構疏疏落落,無甚功力。湖南道做假的方法如下:將偽造的書畫染色后,用水大力洗刷,綾和緞表面的亮光被洗去了,看起來就顯得灰暗、陳舊、焦黃。正因為如此,這種做假比較容易辨別出來。

4.廣東造

晚清至近代,廣東造以絹本重設色人物為主,也有少數山水花卉,大都是以宋徽宗瘦金體標題寫在本幅上,如唐張萱、周昉,或尉遲甲僧、尉遲乙僧、吳道子某某圖等。人物畫大都是二尺多寬、四尺多長的絹本大幅。四周綾圈,也分天地頭,仿佛是鏡心的樣子,讓人感覺似乎是從墻壁揭下來的。

題材內容有仕女武土、佛像等。尤其是佛像畫設色非常濃艷。由于膠礬太重,畫絹背面為白色,正面的墨跡一點也沒透過去,絹絲也變得毫無骨力,用水一碰就往下掉末。從表面上看,確實很舊。那些鑒定經驗不足的人,常常會受騙上當。

5北京后門造

后門造指的是清代北京地安門(俗稱后門)一帶偽造的假畫,以清代“臣字款”畫為主,即清代宮廷如意館書畫家以及清代某些官僚,在他們為皇帝創作或臨摹的書畫作品上邊均寫有“臣”字,一般人稱之為“臣字款”書畫。

題材內容多樣,有山水人物、樹木花卉、鞍馬走獸等,并有偽造的清宮各種收藏印——乾隆五璽、八璽、十三璽等,以及偽造乾隆皇帝和各大臣題跋。后門造用特制的材料裝裱,形式上同一般書畫的裝潢也有所不同,外觀極為富麗堂皇,畫法很少變化,拘板俗氣。后門造最為著名的是郎世寧的大手卷。

后門造的水平比較低下,畫法很少變化,偽造的清宮收藏印章往往是漫無規律地亂打一氣,稍有鑒定常識的人是可以看出來的。

與此同時,北京琉璃廠也有人偽造郎世寧的畫。與后門造不同的是,琉璃廠所搞的均為小幅紙本畫,形式有掛軸、鏡心、冊頁等。

內容上有花卉、人物、走獸、蟲魚等,題材多樣。畫幅的四周有黃色粉紙金花圈,外邊再用一般的綾子裝裱。有的還鈐蓋假的乾隆五璽,有的只打一方假的“乾隆御覽之寶”大印,或乾清宮寶”大印。

解放前,有人到北京某古玩鋪要買一幅郎世寧畫的《百駿圖》,該鋪主人就拿出一幅,打開一看,畫上有許多項子京的收藏印。買主問項子京何時人,答以明朝。又問郎世寧何時人,答以清朝,買主說:“明朝人怎么收藏清朝人的畫呢?’遂一笑而笑。這件事說明作假的人,也有疏忽大意的時候,鑒別時注意這些地方,有時能發現一些問題。

近代北京有個張鑒軒,是專寫假款和修補舊書畫的能手。他所寫的假款大多為舊書畫改款、添款,也有少數是在臨摹做假的書畫上寫款。

京津一帶的舊書畫改款、添款、加題跋或印章,差不多都出自他的手。如果有底本或照片,他寫出來的字還有幾分相似;如果沒有底本或照片的話,寫出的字就帶有他個人風貌,比較容易辨識。現在,張鑒軒寫款的假東西,北京、天津、沈陽等地流傳得還相當多。

現代北京有個劉紹侯,原是一個技術水平很高的裝裱舊書畫的工人,后來他利用揭下來的舊紙絹,以照片圖錄為底本靈活摘用,做成小幅宋元假畫,人物、山水、花卉均有,多為絹本,少數是紙本的。有的裝裱成冊,也有被裝裱成掛軸,還有零開的。

畫的水平不高,全都不落名款,任憑購者自定年代。因為他是按畫工,善于做舊,他做的假東西從表面上看頗有幾分舊意。現在北京還有一部分作品在流傳。

北京還有個薛慎微,在解放前偽造了一大批晉唐名家書畫,不按著錄書做假,而是從各方面挪移抄錄拼湊起來的,做假的方法很秘密,絕不示人,自書、自畫、自己裝裱,頗能欺騙那些鑒定經驗不足的人。

6.揚州皮匠刀

清代康熙至乾隆時期,江蘇揚州地區有人專做石濤的假畫,山水花開各種題材都有,畫的風格比較奔放,字體的面貌特殊,字的撇與捺像是皮匠刀的形式,一般人稱這種字體為“皮匠刀”。

除此之外和紹興一樣還仿造地方名家的書畫,紹興是仿造徐渭、陳洪綬等人,而揚州是仿造僧原濟、鄭燮等人的作品。“皮匠刀”做假的技巧不太高明,不論畫或字都是固定的路子,變化很少。

7.上海書畫做假小集團

書畫在上海做假最早的也可追溯到明代末期,張泰階就是一個明代著名的制造假和編造假畫著錄的專家。張泰階,字愛平,明末上海人。他專門偽造古代大名家作品,如偽造三國吳曹不興,晉代顧愷之、陸探微,隋代展子虔、張僧繇以至宋元諸大家之作,畫的后面造出全套假題跋,并編造著錄書,即《寶繪錄》。

書成于崇初六年(1633年),《寶繪錄》所記,全系偽造。清代吳修《青霞館論畫絕句》評論說:“不為傳名定愛錢,笑他張姓謊連天,可知妮古成何用,已被人欺二百年。崇禎時有云間張泰階者,集所造晉唐以來偽畫二百許,刻為《寶繪錄》二十卷,自六朝至元明,無朝不備,宋以后諸圖,皆趙松雪、俞紫藝、鄧善之、柯丹丘、黃大癡、吳仲圭、王叔明、袁海叟十數題識,終于文衡山,不雜他人……數十年間,余見數十種,其詩跋乃一人所為,用松江黃粉箋紙居多。”

吳氏所記,與今天所見偽本情況正好相符合。解放前上海有個做假畫假字的小集,專做有著錄的假畫。他們有繪畫、寫字、刻印、裝裱等分工,所做出的假畫與原作極為相似,即便放在一起,也看不出有什么太大的差別,對于鑒定經驗不足的人來說,難以分辨真偽。

例如他們偽造的過去許多書上均有著錄的宋代馬遠的《四皓圖》卷(又稱《四皓奕棋圖》卷),為紙本墨筆長卷,畫心有乾隆長題,尾紙有元代楊維禎至明代胡嚴等幾十人的題跋,收藏印累累。據說他們認為這一件做得不太好,怕露出破綻來影響到其它的偽本書畫出售,結果沒有拿出來賣。

元代盛懋《秋江待渡圖》軸,紙本墨筆畫,有真偽二件,真跡現藏故宮博物院,偽品被賣往國外。據說這件假的盛懋《秋江待渡圖》軸也是這個小集團做的。

基本上各地區都有造假的片子,不過以上地區名聲比較大一些。其水準較高的是蘇州、上海,其次才是揚州、廣東、北京,而河南、湖南等地的偽品為最下。

8 . 張大千造

近人張大千是做假書畫的能手,起初做假明清畫,尤其是做假石濤、假八大山人達到了亂真的地步,后來又提高到做假唐、宋、元名跡。

故宮博物院存有張氏做的假石濤畫冊二本,一本為山水冊,另一本為花卉蔬果冊,均為他早年所作,冊面上有寶熙題簽。這兩本冊子不論字或畫都與石濤的真跡相似,印章也做得相當逼真,一般人都會被蒙混過去。

他在做這兩件東西時,并沒有用對臨的方法,由于他掌握了石濤的筆法特點,信手畫出來就與石濤的真跡大分相似,但有這種相似僅是表面的形似,作品在內在氣氛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做得同石濤的真跡一模一樣。

所以這樣的假東西也是可以鑒別出來的。明清時期的字條和字對張氏也偽造了不少,如明代徐渭行書《七絕詩》軸,寫的就是徐渭《墨葡萄》軸上的詩,僅改寫了二個字,寫得同徐渭的字體極為相似。一旦仔細推敲就能發現,偽品墨色比較灰暗,字體也僅是形似,缺乏厚重自然的氣氛。

張大千對做舊也有自己的一套辦法,他搜尋了一些舊紙,染上較淡的顏色,畫好之后先裱起來,再用漂白粉等溶液洗滌,多次洗刷后將托紙揭去重新托裱,經過數次揭裱后,再刷上一層白芨水使紙面光潤,最后再裝裱起來。

如果要把紙面做成裂紋,則于托好后用火將其烤焦、或用熨斗將其燙焦,再用手來回搓卷,這樣,紙面就會出現裂紋。

張大千對石濤、八大山人的印章很有研究,石濤、八大山人早中晚年各用什么印章,某章印哪兒缺哪一塊,印文有什么特點,他都記得很清楚。新印色容易出油,他就用白干酒加紙卷將其卷起來燒,以去掉油質。張大千造的假東西,由于使用了這些方法,常使鑒定經驗不足的人受其迷惑,分不清真偽。

責任編輯: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公社網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vcynll.tw/history/1122501.html

1情8念破解的彩票软件